郎朗夫妇回国 主动配合检查还向工作人员鞠躬道谢


阿念说对医护人员说:“老是看你们因为忙忘记把手机、对讲机带走,所以我们三个人给大家做了几个包。你们上班的时候背着,这样就不会落东西了。”上海市卫健委今早(27日)通报:3月26日0—24时,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,报告17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截至3月26日24时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129例,现有23例境外输入性疑似病例正在排查中。

今年43岁的谢某锋是广西北海人,先后任北海市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政策法规科副科长、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政府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副主任、主任等职。

1月19日,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。为了早点回家,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,结果到武汉第二天,新冠病毒“人传人”的信息传出,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、腹泻、呕吐。母亲反复查询,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。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。

原来,在方舱医院,阿念接到妈妈的电话:“你问一下可不可以转院去火神山,你外婆很痛苦,她不想治疗。”

阿念见到外婆时,老人半昏迷。阿念一遍遍喊着“家家”(武汉话,外婆),拉着她的手,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,惊慌地问:“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?”

病例4为中国山东籍,在阿联酋生活,3月24日自阿联酋出发,于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阿念摸着她的额头安慰。老人突然惊醒,震惊中带着愤怒:“你?你怎么过来的?你不要过来啊,会传染的。”

2月13日,一辆车驶来,下来的第一个病人就是阿念。年轻的阿念,活波可爱,左看看,右看看,蹦蹦跳跳,问这问那,办完手续进舱的时候,她还帮着旁边的阿姨,提着又大又重的行李袋。她的勇敢、乐观、自信、开朗,彻底打破了方舱沉闷的氛围。

病例13为美国籍,3月25日自台北出发,于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病例1(中国江苏籍)、病例2(意大利籍)为母子,3月23日自意大利出发,经日本转机后于3月2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